成都惠泽鑫机电设备有限公司

电话:028-5364820  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正文

中药材价格为何高烧不退?

编辑:成都惠泽鑫机电设备有限公司  时间:2018/06/26
生意社5月30日讯 5月26日,北京金象大药房西单金象国医馆重张开业。

开业当天,多位知名中医被邀请到现场开展义诊活动,吸引了大批患者就诊。其中一位正在诊室外等候就医的李女士告诉记者,她感觉最近中药饮片的价格又有所上涨,而且上涨幅度还不小。

2010年,中药材市场曾经涨声一片。而今年,在经历了年初的短暂小幅回落之后,3月份,中药材价格又开始迅速攀升,而且很快就超过了2010年的同期水平。有业内人士认为,从3月份开始的这轮涨价,已经成为建国以来继1988年、1992年和2003年“非典”之后的第四次中药材涨价高峰,而且还是涨幅最猛的一次。

根据中国中药协会中药材信息中心官方网站5月17日发布的《2011年5月市场价格同去年同期比较监测报告》,在所监测的包括中药材常用的大宗品种在内的537个药材品种中,与2010年同期价格相比,价格上升的品种达371个,约占总量的69%。其中,太子参、白前、土龙骨、五加皮等涨幅最高的品种,涨价幅度达到甚至超过了400%。

其他位于21%~50%涨幅段的药材品种数量最多,为147个,占总升价品种数量的40%;涨幅在51%~100%的药材品种数量为85个,占总升价品种数量的23%;涨幅在5%~20%的涨价品种数量为81个,占总升价品种数量的22%;涨幅在101%~180%的药材品种数量为31个;涨幅在5%以下的品种数量为11个,占总升价品种数量的3%;涨幅在181%~300%的药材品种数量为8个,占总升价品种数量的2%。

北京金象大药房总经理张峥嵘表示,中药材在零售环节的平均涨价幅度至少超过了40%。5月24日,网上药店销售的100克装胖大海的零售价已经达到了50元。

而对于中成药来说,虽然价格相对较稳定,但正是因为原料成本的大幅上涨以及基本药物中标价格太低等原因,导致了中成药制药企业“很受伤”。

此外,还有一些中成药企业迫于成本压力对一些品种减产,导致终端缺货。

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中药材价格从2010年开始的持续上涨?自然灾害造成歉收?游资炒作推高?还是中间环节暴利所致?

城市化致供求变化

中药材也是农产品,和其他农产品一样,价格也在随着城市化的脚步发生波动。

随着城市化,我国越来越多的人口从农村进入城市。农村开始出现人口减少、劳动力价格提高等问题。“以前雇工种药材每天每人只需几十元工钱,现在一百多元甚至更多都找不到人。”一位中药种植基地负责人对记者说。

类似的问题直接导致在农产品上出现一定程度的供不应求,最终导致价格上涨。而根据西方的经验,当农产品价格涨到一定程度,就可以吸引相应资金进入农业,进而推动农业的现代化,提高农业效率,再次满足社会对农产品的需求,导致价格下跌。而眼下,我们正处于城市化的转型时期,处在农产品价格上涨的阶段,所以,近年来可以明显地感到农产品价格的轮番上涨。当然,这其中也包括中药材。

另外,当今民众保健意识的提升也使得对中药材的需求进一步增加。

天气原因多是“借口”

据中国中药协会中药材信息中心分析,3月份,局部地区的白天气温一直保持在20度以上,但受强冷空气影响,天气在12小时内“多变脸”,有的地区甚至飘起雨雪,降温幅度超10℃。气温骤降,导致部分中药材减产。

受类似消息影响,各规格三七在文山产地集散市场每公斤上涨15元左右;处于开花前期的草果,市场价格迅速走高5元。

另外,今年北方的连续干旱,也令部分药材单产下降,安国某中药材市场中药材商张先生对记者说。根据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发布的数据,今年以来,长江中下游地区降水与多年同期相比偏少40%~60%,为1961年以来同期最少年份。截至5月18日,全国耕地受旱面积9812万亩,其中作物受旱面积3300万亩。如,作为丹参的主产区,山东占全国丹参产量的50%以上,但天气原因致山东已经连续两年减产,而且今年也很难再恢复产量。

不过,在上述业内人士看来,天气原因不过是中药材价格大幅上涨的借口。游资和炒作者往往借口这个原因拉高市场需求,进而从中渔利。“如2010年西南大旱就曾经成为推动三七价格飙升的借口。当年三七确实减产,但三七并非当年采收当年销售,一般都有半年至一两年库存量。”他说。

“炒药”缘于深层矛盾

有观点认为,在市场信息透明的前提下,市场炒家在市场供应充足、价格较低时进货,在市场供应不足、价格较高时出货,恰恰可以起到类似市场调节的作用。

然而对于该观点,上述业内人士并不赞同。“因为在中药材市场上,炒家并不是根据市场来调节自己的行为,而是对市场进行控制。”他说。

该业内人士表示,由于中药材讲究“道地”,所以其产地往往非常集中。通常的情况是,一种中药材的主要产地只集中在几个县的区域内,再加上产量相对较少,垄断上游资源就变得相对容易。以甘草为例,几亿元的资本就足以控制市场,而其他产量较小的品种,则只需要几千万元的资金就可以掌控。

但值得注意的是,不应该仅仅把谴责的矛头指向市场炒家的道德底线,而更应该关注其背后的深层次经济原因——大量民间资金急需找到出口。

在目前国内的经济环境下,由于金融危机等原因导致的实业投资环境恶化,近年来大量民间资本从实体经济出逃,社会上的闲置资金不断增加。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温州有数千亿元资本正在苦苦寻找投资机会。然而反观国内的投资渠道,一方面从股市上难以获得合理回报;另一方面,政府的房地产调控政策又进一步增加了房地产投机的风险。

此外,尽管去年5月份国务院发布了“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”(即“新36条”),着手消除民间资本进入垄断行业的壁垒。但一年之后,垄断行业的利益壁垒并未见明显松动。

同时,CPI的不断高企,也让民间资本面临贬值的忧虑,使得其寻求投资渠道的动作变得更加急迫和“慌不择路”。

“所以,从根本上来讲,要遏制炒家囤积炒作中药材价格,还应该更多地从打破民间资本投资的困境入手。”上述业内人士说。

首页
电话
邮箱
联系QQ